查看: 276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10月试阅] 桔子《娶妻要不择手段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0-23 15:0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出版日期:2019年10月24日

【内容简介】

追她後,他的死缠烂打,终於把人给拿下办了;
被追前,她的小小心机,最後还是把男人收了!

高一时,身为学霸的景谦竹,对学渣的骆乐一见锺情,
他是众人眼中的优等生,她是全校倒数第一的花瓶。
他没钱没势,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,他没想过高攀,
她却任性的问他,要不要当她男朋友。
十七岁的他们, 不是偷尝禁果的年纪,她无辜的勾引,
他一次次扑火, 结果还是不小心引火上身,把青涩的她给啃了吃下腹。
十七岁的他承诺娶她,谁知她想分手,转身一走了之。
多年後,景谦竹成了女人口中的黄金身单身汉总裁,
骆乐却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大小姐。她问他要不要同居,
景谦竹气得冷眼瞪她,同居?他这人从不当床伴,
想要跟他同床,可以,那就跟他回家当景太太, 要宠要哄,
他照单全收,她不愿意?那别怪他耍手段了!


第一章

  「这麽久没回来,感觉怎麽样?」将骆乐的行李箱放在车子的後备箱里,管家坐上驾驶座,驱车回家。

  「还可以,就那样,没觉得有多大的变化。」骆乐坐在後排,扭头眯着眼睛看着窗外,「倒是这天气,似乎比以前热很多了。」

  「温室效应嘛,现在普遍都比以前更热了。」管家笑呵呵的说道:「老爷和夫人已经在家里等你很久。」

  「等着将我嫁出去,换天价聘金?」骆乐冷笑一声。

  这也是她不愿意回国的原因,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两个令人恶心的嘴脸,「我不是还有个弟弟嘛,据说撩妹手段很厉害,怎麽没本事去找个富家千金,带着大笔嫁妆嫁到我们家来?」

  「小姐你这话……」我没办法接。

  管家苦着脸咽下了後半句话。

  「好了,我不为难你,这件事又不是你能决定的。」骆乐将一头长卷发拨到一边,双腿交叠着,「我眯一会,到了你再叫我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时隔多年再回来,骆乐也没觉得有什麽好感叹的,迷迷糊糊睡了一会,醒来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梦到了什麽,就是觉得……有点难过。

  「小姐,到家了。」

  骆乐下了车,大步朝屋子走去,刚一进屋,就听到客厅里的欢声笑语。她脚步一顿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走过去,「爸,刘阿姨。」

  「哎呀,乐乐回来了。」刘丽君立刻笑着起身,走过来亲昵的握住骆乐的手,「这孩子,几年不见都成了大美人了,看看,多漂亮。」

  「谢谢。」骆乐笑着抽回自己的手,「刘阿姨也是一点都没变,就是脸有点僵硬,是不是玻尿酸打多了?」

  「你这孩子……还是这麽喜欢开玩笑……」刘丽君的笑容僵住。

  「骆乐,你这是什麽语气?都成年了,还不知道要懂礼貌吗?这麽多年就没让我省心过。」骆父一脸不悦。

  「爸,你这话就夸张了,我在国外十年,你什麽时候来看过我?一年给我打电话的次数不超过三次,我哪点不让你省心了?」骆乐迳自在沙发上坐下,慵懒的撩了一下头发,「真要算起来,我大部分的生活费几乎都还是自己赚的,你一个月给我的零用钱,怕是还不到骆彬的零头吧?」

  她这样直白的将一切都说清,让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,骆父勉强撑着自己的面子,「我还不是为了锻炼你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,再说了,以後我的公司都是你和你弟弟的……」

  「这话我不爱听,这公司的股份本来有一半就是我的,不过可不是你给我的,而是我妈留给我的。」骆乐轻蔑的笑了一声,「爸,你要是再把你名下的股份给我一半,那骆彬可不就只剩百分之二十五了,你……舍得?」

  「爸……」骆彬急忙看向骆父。

  「你妈那点股份……」骆父刚要说什麽,就被骆乐直接打断了,「爸,你应该记得的吧,我妈去世的时候有遗嘱的,她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都留给我,如果我不要,就全部捐给慈善机构,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继承,包括你。」

  客厅的气氛一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大家都没想到,时隔十年,骆乐身上的气势更强,比以前更难缠。

  好不容易把她送她出国轻松了十年,没想到现在还是要看她的脸色!刘丽君咬咬牙,勉强忍下怒气,换了话题,「刚回来,说这些沉重的话题做什麽,乐乐,你年纪也不小了……」

  「嗯,所以得给我找男人了?你们看上了谁家的少爷,给我说说。」骆乐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「不过我先说好,对方要是给了聘礼,那也全部都是我的,我可不会留给家里。」骆乐把丑话说在前头。

  「逆女!」骆父猛地站起来,扬起手臂就要搧骆乐巴掌。

  「老公,你理智一点!」刘丽君立刻安抚骆父的情绪,哀怨的看着骆乐,「乐乐,公司出了点问题,这也是你妈妈的心血……你忍心真的不管公司吗?」

  「忍心啊,我妈妈说我的幸福和自由最重要,钱都是身外之物。」骆乐漫不经心的道。

  刘丽君怎麽也没想到骆乐能说出这种话,脸色一僵,不知道该作何表情。

  骆乐没忍住,笑了,「骗你们的,就像你说得,好歹是我妈的心血。好了,不开玩笑了,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起。说正事吧,给我准备了什麽相亲对象?」

  「後天有个宴会,你先去看看吧。」骆父板着脸,勉强开口,「到时候我们再说。」

  「那万一人家看不上我呢?」骆乐笑眯眯地问道。

  「姐,你长得这麽漂亮,谁这麽眼瞎,连你都不喜欢。」骆彬连忙开口奉承。

  「很会说话嘛。」骆乐站起身,「那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,我累了,要休息,别来打扰我。」

  「简直混帐!」直到骆乐的身影消失在一楼转角,骆父才恨恨开口,「和她那个妈简直一个样!」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  这个房间她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,一切还是如常。

  骆乐才不管楼下的那几个人会怎麽看她,她没把他们当亲人,自然也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。在床上躺了几秒,她突然起身,从床底翻出一个小盒子。

  床底下应该是没怎麽打扫,所以盒子上有些灰尘,她拍拍灰尘,将盒子打开。

  「本来没打算要回国的,也没打算这辈子还要和你见面的……」骆乐看照片上男子别扭的表情,表情柔和,「但是果然回来这个地方,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……」

  景谦竹,你最近过得好吗?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  灯光觥筹交错,骆乐穿着一袭酒红色鱼尾裙站在骆父身边,手里拿着红酒杯,缓缓摇动着手中的液体,时不时对骆父的朋友笑一笑。

  「那位是盛天集团的公子。」骆父的下巴朝不远处的某男子扬了扬,「感觉怎麽样?」

  「盛天集团的内部最近不是因为继承权的事情闹得很凶吗,这你也看得上?」骆乐轻笑一声。

  「才回国两天,就把这一切都打听清楚了?」骆父眯眼。

  「这不是基本常识吗?」骆乐甜甜的笑着,「爸,您都不看报纸的吗?」

  今天早上的报纸头条都不关心,作为一名商人,不合格。

  骆父的表情有点难看。

  「我饿了。」骆乐故作虚弱,「得先去补充一点能量,爸,我待会再来找你。」

  她迳自朝水果区走去,端着盘子,刚取了两块哈密瓜,就听到大门出传来一阵骚动。

  诧异的抬起头看过去,就看到宴会的主人笑着主动迎上去,和为首的男子大力的握了握手,关系很好的模样。

  今天宴会的主办人来头很大,他们骆氏也不过是勉强拿到请帖,来凑凑热闹而已,而那个人,却和主办人的关系这麽好。

  最关键的是,那个人,她还认识。

  骆乐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人,脸上扬起一个复杂的笑容。

  怎麽办?

  有一种当初甩了穷小子,现在穷小子飞黄腾达被狠狠打脸的羞耻感。

  又有一种幸好对方没有因为自己的抛弃就此沦落,现在过得还很好的如释重负。

  最深刻的情绪是,没想到他们这麽快就能再见到面,他看起来过得很好,那实在是太好了。

  「谦竹,不是早就跟你说了让你一定早点来,居然还是给我迟到了!」宴会的主办人何秋生很喜欢景谦竹这个晚辈,就差没把他引为忘年交了。

  「路上塞车。」景谦竹也有点无奈,「一下飞机就匆匆赶来这边了,何伯父就原谅我这次?」

  「那你可得好好陪我喝两杯才行。」

  「上次你的家庭医生不是让你禁酒?」

  「偶尔喝一点没关系。」何秋生不在意的摆摆手,「再说了,我都这把年纪了,就算使劲保养也活不了多久,还不如痛痛快快地过剩下的人生。」

  何秋生为人豁达,早些时期妻子因病去世之後就没有再娶,妻子也没给他留下个一儿半女,他本人对此也不在意,倒是为慈善事业作了许多贡献。

  现在不少人都在猜测,何秋生和景谦竹关系这麽好,说不定会把自己的家产都留给景谦竹。

  人群中不时传来讨论景谦竹的声音。

  「景谦竹也真的很厉害,白手起家,他现在才二十八岁,那身家都够碾压在场好些人物了。」穿着一袭黑色鱼尾裙礼服的贵妇感叹道。

  「主要是他能力强,而且他的团队也很强,涉足行业全都是暴利行业,那什麽游戏发开,房地产,现在多赚钱。」另一名穿着红色礼服的贵妇附和着说。

  「行业这麽赚钱,也没见别人赚那麽多钱,说到底还是人家有能力,关键还没什麽绯闻,标准的黄金单身汉一枚。」黑色礼服的贵妇再说道。

  「可惜我女儿太小了……」红色礼服的贵妇忍不住感叹。

  「你家女儿才刚初中毕业,想什麽,不过今来了不少名门小姐,怕是都冲着景谦竹来的。」黑色礼服的贵妇拍拍对方的肩,让对方别想太多。

  「你想,景谦竹能力这麽好,又无不良嗜好,家庭人员也不复杂,没什麽争家产的兄弟姊妹,这种条件,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。」红色礼服的贵妇满脸惋惜。

  「就是,而且他性格也不恃才傲物,虽然话不多,但是很有礼貌。」黑色礼服的贵妇赞扬着。

  「其实也就还可以吧,哪有你们说得这麽好……」另一名短发的贵妇嘀咕了下。

  「你就嘴硬吧,在场的适龄单身小姐,哪个不想和景谦竹进一步认识?他现在年纪还很轻,以他的能力,将来社会地位怕是还要再上一层楼,这样的男人,多金帅气又体贴,要是你会不想要?」黑色礼服的贵妇立刻回嘴。

  周围人小声的议论声一句不漏的传到骆乐耳朵里。

  骆乐眯起眼睛,突然想明白骆父为什麽不直接帮自己安排相亲对象了。他一开始就是冲着景谦竹来的,他也知道若是一开始就提了景谦竹的名字,她根本不会来。

  真是可笑,当初嫌弃人家穷,现在转头人家飞黄腾达了,就想从人家身上获得利益,果然是商人,一点都不觉得羞愧。

  就在这时,骆乐看到有几名女子上前和景谦竹搭话。

  他脸上没什麽表情,但是也不显冷漠,彬彬有礼的样子,确实很招人喜欢。

  可是只有骆乐才知道,这个男人在得体的外表下,是多麽的痴情……

  骆乐放下盘子就想走,她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。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  景谦竹在踏进宴会大厅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骆乐。

  她的模样成熟了一些,褪去了高中时期的青涩,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漠,性子也还是高傲。

  景谦竹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,只有自己才知道,看到她的瞬间,体内就燃起一把熟悉的火,炙热得几乎要将他吞噬殆尽,只有待在她身边,才能稍微解得了那种渴望。

  骆乐走出宴会大门,被带着凉意的秋风一吹,才算是恢复了一点理智。

  「怎麽就这麽走了,见到我了,都不打算打个招呼吗?」

  骆乐身形一僵,缓缓回头。

  映入眼帘的,是景谦竹那熟悉的带着一丝讥讽的眼神,「还是说,骆大小姐贵人多忘事,已经不记得我这个平民百姓了?」

  话到最後,已经有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  骆乐顿了两秒,脸上很快扬起灿烂的笑容,「我这不是看景先生十分忙碌,所以不好上前打扰吗?」

  「景先生?」景谦竹将这三个字含在嘴里反复地咀嚼,好半天才轻笑着开口,「我居然也能等到你对我这麽礼貌的一天。」

  骆乐的笑容不变。

  「我看你好像没车,正好顺路,我送你回去。」景谦竹拿出手机让司机开车过来。

  骆乐瞄了一眼,这牌子有点贵,确实和当初那个穷小子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  她今晚是和她爸一起来的,确实也没有车回去,既然景谦竹都开口了,她也不打算拒绝。但是骆乐性子一向倔强,哪怕同意了景谦竹送她回家的提议,还是不忘刺一句,「我还没告诉你我住哪里,你怎麽知道顺路?看来景先生对我也很关心。」

  景谦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  宾利的内部装饰豪华,和骆乐印象中的景谦竹的品味不太一样。不过她转念一想也正常,毕竟都那麽多年了,有点变化才是理所应当的。

  「什麽时候回来的?」景谦竹让司机先走,自己开车送骆乐,此时正打着方向盘,淡淡的问。

  「刚回来没几天。」骆乐按下车窗,手肘撑在车框上,支着下巴。

  「不是在国外待得乐不思蜀了吗,怎麽突然想起要回来了。」景谦竹语带讽刺。

  「毕竟年纪到了,该回来相亲了。」骆乐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  刹车声猛地响起,骆乐因为惯性身子向前倾,又被安全带拉回原位,她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,扭头瞪着景谦竹,「你干嘛?我今要是没系安全带我就毁容了!」

  「那有什麽关系,反正还可以整形。」景谦竹双手握着方向盘,唇抿得很紧。

  「干嘛突然踩刹车?」这一带车不多,刚刚也没有红灯,骆乐简直不知道景谦竹在发什麽疯。

  「你要相亲,对象是谁?」景谦竹问道。

  「不知道,看家里安排。」骆乐耸耸肩,突然笑眯眯地看向景谦竹,「怎麽,你还在意我,对我还旧情难忘?」

  「说什麽瞎话!」景谦竹断然否认,「我只是有点好奇,不知道你现在的相亲对象有没有我出色,当年你不是嫌弃我穷吗,现在有没有後悔自己当年的选择?」

  「景先生年少有为,我这样的人哪敢高攀。」骆乐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,「不过你该感谢我,要不是我当初抛弃了你,说不定你还沦陷在恋爱那虚幻的泡沫里,哪里有心思努力赚钱。」

  「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向你报恩?」景谦竹气极反笑。

  「那倒是不必了,毕竟我是个施恩不图报的人。」骆乐懒洋洋的靠着椅背,「景谦竹,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?」

  景谦竹高傲的昂了下下巴,「我是不会同意你做我女朋友的。」

  「哈……」骆乐大笑出声。

  她笑得很夸张,夸张到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  「有这麽好笑吗?」景谦竹竭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。

  「蛮好笑的。」骆乐的笑容有点悲凉,但是她很快调整好自己脸上的表情,「你放心,我不会高攀你,你现在这麽优秀,想要什麽样的女人没有?何必找一个当初抛弃你的女人。」

  景谦竹听到这话,脸上并没有丝毫愉快的表情。他的薄唇死死抿着,双手紧握着方向盘,油门一踩,车子又飙了出去。

  骆乐她从来不敢开快车也不敢坐快车,可是这一刻哪怕她吓得脸色都发白了,也还是死死咬住下唇不肯示弱。

  最後还是景谦竹放松了油门,车速慢慢降了下来。

  骆乐不着痕迹的缓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才发现不知道什麽时候车子早已经脱离回家的路线,居然开到他们的高中母校来了。

  「还记得这里吗?」景谦竹语气讽刺,「不过骆大小姐贵人多忘事,怕是已经不记得了吧。」

  骆乐没有回答景谦竹的话,只愣愣的看着学校大门。

  这些年,她一直不敢回想过去,只怕自己回想一次,就要把自己好不容易稍微癒合的胸口再血淋淋的撕裂一次。

  当初她是真的想好好和景谦竹在一起的。

  她没有嫌弃他家里穷,也不觉得他占有慾强,她觉得这个男人哪里都好,连他不高兴的样子都那麽可爱。

  可是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,她有一个嫌贫爱富的爸。她是可以反抗她的爸,但是那样,景谦竹的前途也就没了……

  「你毕业之後有回来过这里吗?」骆乐轻声问道。

  「没有。」景谦竹的声音冷漠,「这种让人不愉快的地方,还回来干嘛!」

  骆乐张张嘴,想说可是她觉得这里是她觉得最快乐的地方。

  原本寂静的校门口逐渐热闹,是晚自习的学生下课了,骆乐的嗓子有点乾,「我有点口渴,去买瓶水。」

  她下了车,刚要走,就被也跟着下车的景谦竹拦住了,他的声音有点凶,「现在马路上车流这麽多,你过马路从来不看车,到处乱跑什麽?就待在这里等我回来!」话里全是掩饰不住的关心。

  骆乐乖乖坐回车里等,视线一直追随着景谦竹的背影。

  她其实一直不知道景谦竹为什麽喜欢自己。

  她性子骄纵,在两人的恋爱中也是高高在上的那个人,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过分,但是偏偏景谦竹就是能无限的包容自己,甚至对自己更加地好。

  「景谦竹,你这麽优秀,要什麽样的女人没有,为什麽偏偏要栽在我这种女人身上。」骆乐自嘲一笑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入住书斋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书斋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「 糖果书斋。」 |繁體中文   

GMT+8, 2019-11-18 06:43 , Processed in 0.298139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