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8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10月试阅] 青微《相公咱来和离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0-23 15:0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出版日期:2019年10月24日

【内容简介】

娘子闹和离,他索性把人扛上床收拾,直接办了;
相公不好惹,她明明是想把婚离了,反被他收了。

成亲前,唐鱼知道韩子川不喜她,也知他有位红颜知己,
姿容艳丽,倾国倾城。可她也不丑啊,除了性子有点野,
不像大家闺秀外,她甚至喜欢到不顾自尊地非他不嫁。
只是当韩子川娶了她,众人都说,她修了八辈子的福气,
这辈子才能嫁给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男人。
谁知这男人从新婚那一夜开始就不稀罕她,那没关系,
韩子川枕边的位子,她不要了,她要和离。从今以後,
他爱宠哪个女人就宠哪个女人,自此男婚女嫁,各自安好。
韩子川从不知,他娶入门的女人,本该乖顺嫁夫从夫,
如今却撒泼翻天,死活非要与他和离。他本不想承认,
却瞒不过一向寡慾不动的心,似乎早被这小女人给拿下了。
成亲後,他是想与唐鱼相敬如宾,不谈情爱,不问真心,
就这样过一辈子。如今她一心求离,他却没想放她走人,
都是他的女人,上了他的床,她还想去哪里? 既然说不动,
那就直接扛上床,她怎麽闹腾他就怎麽收拾她。


楔子

  唐鱼是被活活疼醒的,下手的混蛋不知道多恨她,几乎把她全身肌肤掐了一遍,让一直醒不过来的她忍不住用尽全身力气张开嘴,「住手!」

  唐鱼语气恼怒,用最恶狠狠的语气,还以为自己的愤怒能吓到对方,谁知那人只是停了片刻,又捏了她一把。

  混蛋,居然还来!

  唐鱼气得想伸手去打那人,拼命得想要睁开眼,可是眼皮好沉好沉。

  她自觉刚才的反抗足够凶悍,却不知道自己所有的动作都是那麽微小。

  房间还有个十七岁的姑娘,叫丹青,是唐鱼的丫头。丹青长得算不上好看,勉强称得上能瞧,尤其一双眼睛小小的,可这会儿她睁着眼几乎把眼珠子瞪出来,满脸的不敢置信,瞧着床上躺着的唐鱼嘴巴似乎动了两下,可又没什麽声音,手指也动了,可再看又觉得是幻觉。

  丹青觉得自己一定是还迷糊着,不然怎麽可能看到小姐动了,可很快她就知道那不是幻觉,因为唐鱼狠狠地拍了一下床。

  在丹青眼中,那狠狠的一拍也只是略微明显得动了一下,她表情骤然改变,嘴巴张着,呼吸急促,尖叫出声,「小姐、小姐醒了!」

  这一声尖叫声响彻云霄,让被吓了一跳的唐鱼也突然睁开眼。

  主仆四目相对,表情都很意外,丹青是惊喜,喜得嘴巴都在颤抖,唐鱼是震惊。

  这是什麽情况,为什麽自己还能看到丹青,到底是她也死了,还是自己又活了?

  不过这还不是让她最震惊的,房间里突然走进来的那人才把她吓了一跳。

 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男人,俊朗自不用说,城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,可现在那张脸对唐鱼来说不亚於晴天霹雳。

  她咬牙喊出那人名字,「韩子川!」

  对方也是一愣,似乎没想到她能醒来,男人表情复杂难测,「你……真的醒了。」

  唐鱼没心情去猜测韩子川心里想什麽,积蓄全身的力气,几乎是下意识开口,「滚!」

  唐鱼不想看到韩子川,一眼都不想。

  韩子川的口气绝对不是惊喜,不对,那非但不是惊喜,根本就是厌恶,是恨!

  不过唐鱼对这个混蛋男人的反应并不意外,毕竟他巴不得自己真的死了,所以她硬撑着刚刚醒来还很虚弱的身体,乾脆利索的骂道。

  一个滚字喊出口的时候,房间里变得寂静一片,唐鱼觉得很痛快,可丹青不敢相信小姐居然对姑爷说了这样的话,毕竟这是她最喜欢的人,是她曾经为之改变了自己的人,以前小姐的大哥唐家大公子不喜欢韩子川,小姐可差点和亲大哥打起来。

  看样子,韩子川也很吃惊,因为他表情古怪得让所有人都看不懂,深深看她几眼,一个你字後面就没了後续,扭头离开。
第一章

  韩子川像是生气了,再也没进过这间房。

  他不过来,丹青觉得遗憾,不过唐鱼并不觉得,还有些幸灾乐祸,就知道这混蛋男人不想看到自己,巴不得自己死了。不过要让他失望了,她非但没死,还会越来越好。

  短短三天就已经从久卧病榻的半死人变得活蹦乱跳……活蹦乱跳虽然说不上,可像个正常人一样走动吃喝还是可以的。

  想到大夫说今日可以吃些别的,不用再喝粥,唐鱼无视丹青的阻止从厨房要了一桌好菜。

  想到这桌菜都是花用韩子川的银子,她吃得格外用力,像是在嚼着某个人的肉。尤其想到以前的自己还为他改变,简直愚不可及。

  旁边侍候的丹青已经习惯醒来後变得奇怪的唐鱼,吃饭粗鲁算不得什麽,毕竟小姐以前也不是大家闺秀,风风火火的野丫头一个,要不是後来遇到姑爷子改变了自己,努力成为对方喜欢的大家闺秀模样,否则眼前的人才是她的本来面目。

  再说小姐昏睡在床上半月之久才醒来,相比下什麽改变都是无关紧要,只要她能醒来就好。

  「小姐你慢点,没人和你抢。」看唐鱼差点被噎到,丹青忍不住劝。

  「别管我,我就要吃光,反正是那混蛋的银子买来的,用不着心疼。」唐鱼冷笑。

  几天内已经无数次听到唐鱼咒骂诋毁韩子川,丹青表情依旧哭笑不得,试探着说道:「小姐你是不是睡得太久脑筋坏了?」

  唐鱼瞪一眼丹青,「你才脑筋坏了!你诅咒我?」

  「怎麽会,奴婢不敢。」丹青不怕她,笑嘻嘻的,又忍不住问:「可是,你为什麽这样恨姑爷,他其实挺好的,昏迷这半月请了无数的大夫来给你看病。」

  唐鱼气笑,「呵呵,是吗?」

  「当然是。」丹青自觉有责任要修复主子们的关系,甚至偷偷计画去找韩子川,就说那天小姐是刚醒来脑筋不清楚。

  「闭嘴,他有什麽好,要不是他我会这样吗?」唐鱼忍无可忍打断她的话,思绪飘向了脑海深处的记忆,那些她想全部忘记的往事一幕幕浮现。

  她咬紧了牙,忍住了几乎跑到嘴边的话,可心里还是吼出声。

  他请了大夫给自己看病又怎样,害自己死过一次的人难道不是这个混蛋男人!

  死过一次……想到这件事,唐鱼表情很复杂,至今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,毕竟对任何人来说,死而复生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,不只接受不了,说不定会被当成怪物,可丹青却说她只是昏迷半个月。

  那自己到底死没死过?

  落水後窒息而死到底有多痛苦,这个答案恐怕除了唐鱼没几个人能回答,毕竟淹死的人是没办法开口说话告诉别人自己的感受,而没感受过濒死的人也完全不能体会那种痛苦,可经历过的唐鱼懂。

  她清楚地记得被淹没的痛苦、无助,还有後悔绝望,那像是被全世界抛弃,喘口气都成了奢侈,可心底里又明明知道,自己不想死,她还有依恋,还有家人,还有在乎的许多许多……可这些都没办法改变自己要被淹死的事实。

  澈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唐鱼除了留恋还有恨,她恨韩子川,恨到迷迷糊糊飘在空中还不肯忘记。

  唐鱼一直觉得那就是死後的感觉,飘忽忽得落在半空,既没有地府也没有阎罗,就剩下她一个人飘着,偶尔身边有让人心烦意乱的木鱼声隐隐约约传来,她也没力气开口,再然後就是漫长的等待,时间像是变得虚无,浑浑噩噩的,直到被丹青掐醒。

  唐鱼觉得自己作了一场梦,黄粱一梦,都是拜韩子川所赐。

  不只是落水之後的种种,这场梦漫长到自己第一次遇到他、喜欢他,到自己为了他改变,到千方百计嫁给他,到自己满怀惊喜被掀开盖头却只看到一张冷脸……更到成亲两月後父亲有恙她回家探病,韩子川在父兄娘亲面前羞辱了自己。

  那是这场噩梦最可笑的一幕,唐鱼知道韩子川不喜欢自己,也知道他有位待在青楼里的红颜知己,名叫玉娘,姿容艳丽倾国倾城。

  可她也不丑,除了性子有点野,不像是大家闺秀,自己喜欢他的心并没有半分作假,喜欢到甚至不顾自尊地嫁给他。

  没错,韩子川是娶了她,父亲生病他备下厚礼,也像个贤婿一样陪着自己回去。

  在外人眼中,这样才貌双全有温和有礼的男人无可指摘,是她唐鱼修了八辈子福气才嫁的到的。可就在就在娘家人面前,自己的新婚夫君只是因为那玉娘被人掳走,就把自己抛在了那里。

  许多人都知道,那位玉娘原是官家小姐,只因为身为四品官的父亲犯错牵连,便从大家闺秀成了城里有名的花魁,裙下臣无数却独独倾慕韩子川。

  据说,韩子川和玉娘两家长辈早就相识,来往虽不多,却也算熟识。

  玉娘的父亲犯得是重罪,韩父念着往日的交情想帮忙却无能为力,只打听了他女儿流落青楼的消息,便让韩子川去寻人,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知己。

  自他二人相识以来一直有传闻韩子川要为她赎身,却不知为何没有赎成,後来自己横插一刀抢了先,嫁给了韩子川。

  她不是不懂事的女子,嫁给韩子川的确勉强委屈了他,所以自己甘愿承受他的冷落,哪怕至今不肯与自己同床共枕也只是一笑置之,想着只要成了亲总有一日他能发现自己的好,甚至对丹青开着玩笑说要给给韩子川纳妾,省得他成了亲还得孤枕难眠。

  唐鱼说那些话的时候虽是笑着,可丹青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,替她难过。

  唐鱼一直知道玉娘存在,也听过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,可那又如何,韩家再不济,也不会容许青楼女子嫁进韩家,何况韩子川好像也没传闻中那样在乎玉娘,不然早就为她赎身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入住书斋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书斋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「 糖果书斋。」 |繁體中文   

GMT+8, 2019-11-18 06:40 , Processed in 0.37195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